江苏省四星级高中-马陵中学欢迎您!
百年马陵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百年马陵 » 百年马陵 » 详细内容

马陵中学|“你就做我们中国的炮兵元帅吧”

发布日期:2018/7/15 18:40:01 被阅览数:1950 次 来自:本站原创 作者:党政办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朱瑞1905 年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县朱大兴庄,1924 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 年起先后去苏联中山大学和莫斯科炮兵学校留学。1930 年回国到中央军委做参谋工作,后来担任过红五军团政委、红一、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长征到达延安后,先后担任中共北方局军委书记、组织部长。1939 年 5 月奉命到山东抗日根据地工作,担任中共山东分局书记兼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1943 年 9 月回延安参加延安整风并参加七大。

 

促膝谈心燃起满腔激情

  在延安整风中,朱瑞的思想受到深深触动。当时朱瑞所在的中央党校党组织通过的《朱瑞同志历史与思想意识总结》指出:“(朱瑞)长期在上层和机关工作,因此缺少下层的实际经验,从而形成主观主义与教条主义的思想方法……并在这一点上同教条宗派的思想方法与某点个别工作作风一致,所以在中央苏区时为教条宗派所提拔,而不在教条宗派之内。”朱瑞虚心接受组织和大家的批评帮助,同时对自己未来的工作进行了深入的思索。

1945 年 6 月中旬,周恩来告诉朱瑞, 中央决定让他担任副总参谋长,协助彭德怀总参谋长负责白区工作,主要任务是同国民党和美国代表进行谈判。周恩来对朱瑞说:“我们认为你来担任这个工作是合适的。中央军委在上海时,你同国民党军队的上层人物搞过联络;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你和张学良东北军的统战工作做得很好嘛;抗战爆发后,你对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的统战工作也很有成绩嘛!”但朱瑞考虑再三后向周恩来表示,自己长期浮在上层机关,很缺乏基层实际工作经验,要求到基层单位工作。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毛泽东派人把朱瑞找到王家坪来见。一见面,毛泽东就面带笑容地说:“听恩来说你对中央安排的工作有意见,今天我们就一起谈谈,你有什么想法通通说出来。”朱瑞见主席如此爽快,也就一古脑儿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朱瑞首先感谢毛泽东和中央对他的信任,接着就提出副总参谋长一职请主席、中央考虑更合适的人选,因为同美国人和国民党谈判,事关重大,政策性很强,他恐怕难以胜任。毛泽东专注地倾听朱瑞说话,没有马上表态。朱瑞又对毛泽东说:“现在延安办了一所炮兵学校,我可以到炮兵学校当一个教员。经过反复考虑,我觉得这个工作对我更合适,更有意义。”接着又说:“我在苏联中大毕业后,选择报考炮兵专业,就是一心想回国搞我们自己的炮兵。1930 年回国后,由于没有条件,把它放在一边,这一晃就是十几年,也荒废得差不多了。现在,随着抗日战争的战略反攻阶段的到来,建设炮兵已成为重要任务。我决心从头开始,重新把过去的专业拣起来。我准备把我的后半生交给大炮, 和大炮交朋友,为建设我们自己的炮兵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随后,他向毛泽东汇报了如何根据我军的实际情况建设炮兵的初步设想。

毛泽东听了朱瑞的话很高兴,认为朱瑞的想法是正确的,也是有远见的。他对朱瑞说:“我们就要举行战略反攻,要夺取敌人占据的大城市,没有炮兵和工兵的配合就很难。战争发展的形势,把建设炮兵和工兵的任务提到了我们的日程上,中央和军委多次研究过这个问题。你主动考虑革命工作的需要和战争的大局,不计较个人职务、地位,这种精神很好。我支持你的意见,去建立我们自己的炮兵。不过,就是当了副总参谋长,你还可以抓炮兵工作嘛!”

毛泽东这天兴致很高,还向朱瑞询问了组建炮兵需要注意的问题和一些大炮性能等细节。当朱瑞说到自己在建设炮兵中可以起到一个“螺丝钉“的作用时,毛泽东说:“放手做,做一个桥头堡。”谈话结束后,毛泽东又主动与朱瑞一起合影留念—这是毛泽东唯一一次主动要求与部属合影留念。人们经常看到的解放战争时期的毛泽东挂像,包括开国大典和建国初期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的毛泽东像,就取自毛泽东当年与朱瑞的这张合影。

朱瑞告别时,毛泽东又握着朱瑞的手高声说:“苏联有炮兵元帅,你就做我们中国的炮兵元帅吧!”

这次谈心对朱瑞的影响特别大,使他在彷徨中看到了光明,深深感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对他的巨大信任和殷切希望,从心底里迸发出无与伦比的热情与干劲,决心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炮兵来回报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关怀。

 

艰苦奋斗打造炮兵“摇篮”

  1945 年 6 月底,朱瑞正式到延安炮校上任。

到炮校后,朱瑞亲自抓训练部工作,除了开会,他几乎成天在炮场上与学员们泡在一起,指导他们操作训练,亲自为他们作示范。每天训练结束后,他还给他们讲评,总结优缺点,指出今后努力的方向及应注意的问题。他这种深入实际、深入教学的作风,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学员的学习热情。

当时,边区财政十分困难,炮校的教学设备和训练器械严重不足,连上课用的粉笔都经常供应不上,只好用白土代替。朱瑞要求大家自己动手,因陋就简,克服困难,搞好教学和训练。“经他这么一号召,很快就有人动脑筋制作了代用炮镜来练习瞄准和代用观测仪,自己绘画信管解剖图、炮弹解剖图……有的学员还用黄泥和木材制作炮镜,解决了训练中的不少问题。11 个队,几乎每个队都有小发明,小创造,把训练搞得热火朝天。”

1945 年 12 月炮校到东北后,因在东北军地有许多兼职,朱瑞就向东北局负责人彭真请示:因为炮兵学校无专人负责, 请求“专任炮兵学校教育以便集中精力主持干部训练、研究炮兵及机械化兵种的技术类学术,在可能条件下不但能创东北炮兵的建设及训练问题,并能帮助其它地区的炮兵组成与训练。”不久,彭真即同意朱瑞“专心致力炮兵”。

1946 年 7 月炮兵学校 2 期招生 280 人。当时,学校限于各方面条件,还无法全部承担培养迫击炮、高射炮和坦克干部的任务,朱瑞就责成有关部门和部队进行专门培训。2 期学员 1948 年 2 月毕业后,又招收了第 3 期学员。这时条件已大为改善,为便于教学工作的开展,朱瑞从炮兵机关各部门选调了 50 多名适合教学工作的干部,充实到炮校的师资队伍中。同时, 给炮校增补了 18 门火炮、14 套器材、100 多匹战马,供教学使用。

此时,朱瑞已担任东北炮兵司令员。为了不使朱瑞的精力过多地牵扯到具体事务中去,1947 年 10 月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免去了朱瑞炮校校长的兼职,改由贾陶担任炮校校长。但朱瑞对炮校工作的关心一如既往,不但为炮校制定了“学与用结合”的教育方针,而且从我军炮兵草创阶段的实际状况和作战需要出发,对学校的教学方法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意见:“山、野、重均学,术科为主,学科为辅;学科以实际为主,以教室为辅;术科以野外为主,操场为辅;不但注意日间动作,同样注意夜间动作;多作行军演习及实弹射击;多注意近迫作战,直接射击,但亦学会远战及间接射击;多注意伪装及防空。”他曾语重心长地对贾陶说:炮兵对于我们还是一门崭新的科学,我们都不很熟悉,要办好学校不容易,务必让大家“养成认真、谦虚、朴素的学风”。

延安炮校后来陆续改名为东北炮校、朱瑞炮校、军委高级炮校,成为我军炮兵的最高学府、人民炮兵的摇篮。

 

白手起家创建炮兵兵种

  延安炮校挺进东北时,没有一门火炮,朱瑞为此提出了“分散干部、搜集武器、发展部队、建立家务”的十六字方针, 并亲自带领炮校官兵在林海雪原中搜寻日军遗弃的火炮装备。在 1946 年至 1947 年两年内,共搜集各种火炮 798 门(其中加农榴弹炮 49 门、野炮 97 门、山炮 108 门、步兵炮 141 门、迫击炮约 300 门、高射机关炮和飞机用机关炮共 137 门),另外还有坦克及牵引车 65 辆、弹药 63 万发以及其它器材。

朱瑞将毛泽东“从战争中学习战争” 的军事教育思想具体化,创造性地提出了 “变学校为部队,拿部队当学校”的口号, 炮校成为东北炮兵的孵化器,东北炮兵部 队从无到有、迅速壮大,成为我军最强大的一支炮兵部队。

随着东北炮兵的日益壮大,炮兵部队存在的编制各异、指挥极不统一的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制约了炮兵战斗力的发挥。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因此决定设立炮兵处,由朱瑞任主任,专司炮兵建设、调整之职。

1946 年 7 月 9 日,朱瑞起草了由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及炮校负责人署名的炮字第一号命令,提出东北炮兵建设的方针是:“ 广泛普遍的发展与适当的集中使用。”按照这一方针,东北炮兵很快进入了有计划地全面发展新阶段,到 1946年 10 月,已超过 100 个连的建制。朱瑞认为,如此规模庞大而又复杂的炮兵队伍,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就无法对敌构成强有力的威慑力量。在他看来,建立统一炮兵规划和指挥炮兵作战的司令部已势在必行。他及时将自己的想法向联军总部领导作了汇报,得到总部领导的肯定,并委托他代为起草命令。

1946 年 10 月 19 日,炮字第二号命令正式颁布:“为了更便利于组织、训练、指挥炮兵部队起见,决定在总司令部之下设立炮兵司令部(原炮兵调整处撤销)。并任命朱瑞同志为司令员,邱创成同志为政治委员。”

这是我军组建的第一个炮兵司令部, 也是我军自八一南昌起义以来,逐步发展壮大形成一个独立兵种的标志。朱瑞对我军炮兵兵种的正式形成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也是朱瑞被誉为“人民炮兵之父”的原因之一。

 

履行誓言热血铸就“战神”

  1948 年 10 月 1 日,在辽沈决战扫清锦州外围的义县攻坚战中,朱瑞亲临前线指挥炮兵将义县城墙轰塌 50 多米宽的口子。为了及时了解情况,为打锦州积累经验,朱瑞离开指挥所下山,前往突破口现场观察炸点情况,不幸在途中触上地雷壮烈牺牲。

朱瑞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将领。噩耗传来,全军震惊。为表彰朱瑞对我军炮兵建设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东北野战军总部在朱瑞牺牲的当天就致电中央军委:“朱瑞同志来东北后工作甚为积极,对炮兵建设起了重大作用。此次不幸牺牲,实为一重大沉痛的损失。为纪念朱瑞同志,我们建议将东北炮兵学校命名为朱瑞炮兵学校,请中央军委批示。”中央军委接到东北野战军总部关于朱瑞牺牲报告后,于 10 月 3 日即复电同意,电文指出:“朱瑞同志牺牲,实深悼念。同意将东北炮兵学校命名为朱瑞炮兵学校,以作纪念。”同日,中共中央也给东北军区发来唁电,电文指出:“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勋卓著,今日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巨大损失。”

朱瑞曾经在延安炮校开学典礼上,当着朱德总司令和全体官兵的面郑重表态, 他将“专一门干炮兵”,而且要“老于斯、终于斯”。朱瑞用生命践行了自己的庄严承诺,也用汗水和热血实现了毛泽东对他的殷切希望。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返回顶部
更多»最新动态
© 2003-2013 365必发vip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40346号-1
校址:宿迁市滨河路10号 总机电话:0527-80907101 办公室:0527-84213941 传真:0527-80900101
访问人数:535235557 技术支持:宿迁市科瑞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